阿拉善盟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向中小企业网站推出MIP专项改造活动。

来源:原创 2020年04月07日 02:32

中小企业的网站建成后流量少,百度收录少,是很多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疫情期间,对广大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冲击,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了助力中小企业的网络宣传,专门推出了MIP站群系统,协助中小企业进行宣传,让中小企业网站实现百度快速收录。

那么什么是MIP?

MIP一般是指百度力推的MIP技术,是Mobile Instant Pages英文字母的缩写,中文可以翻译文网页加速器,没有特别说明一般指的是百度MIP。随着移动发展,手机性能和宽带的提升,用户对于移动端页面打开速度要求越来越短,特别在电商类网站这种情况更加严重。这种情况下百度提出提高移动端打开速度和提升用户体验,MIP在这种情况下就得到百度大力推广。

优联互通的采用百度的MIP技术标准开发了一整套MIP站群系统,加快对搜索引擎的收录,加快对网站的SEO优化。站群内建立扁平化的内链链轮体系,让蜘蛛来去自如,快速提升网站排名。同时站群可以在后台自由管理友情链接,并自定义栏目关键词、描述以及网站副标题,网站按照百度的标准,建立了与百度之间的接口,实现对百度的实时推送功能,让百度以最快的速度对页面进行收录。新开发的MIP站群系统可以添加关联的关键词标签实现对SEO优化

做过SEO都知道,百度对于用户体验追求,可以用无以复加这个词形容。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门针对性的开发一整套系统,用专业的技术团队解决百度快速收录问题,助力企业在疫情后的快速复苏,与全国中小企业一起打赢这次疫情下的经济战争,共同为经济建设出力。


相关推荐

2020年“倒闭潮”,教育培训机构自救方案

2020年真的很艰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就连曾经“永远的朝阳行业”也迫在眉睫,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截至到4月,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业界人士认为,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此次疫情,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目前,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倒闭潮”,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被迫选择关闭机构。那么,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一、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大部分情况下,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我们都知道,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不仅需要场地费、材料费、水电费,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比如老师、助教等费用!对于越优秀的老师,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否则留不住老师,机构的名师少,招生效果只会更差。二、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为了争夺用户,各大机构纷纷转型“线上”,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可以确定的是,这些规模庞大“免费学习”的中小学生,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重点转化对象”。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日子只会更加难过。三、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因此,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纵观所有,当下,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抱团取暖,才能寻求多方共赢,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从而自救。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倒闭潮”,不妨加入考生网,解决招生难题,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帮你转型线上,渡过难关。

2020年06月22日 11:35

一般公寓需要有哪些公共设施?

青年希望社区内具备书吧、咖啡厅、公共客厅、办公洽谈等个性空间,租房网的租客们也都是这么希望的。

2020年05月29日 10:37

思瑞浦冲刺科创板:神秘“客户A”贡献六成营收,上市前夕华为子公司入股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近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据了解,思瑞浦主营业务为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产品已进入众多知名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包括中兴、海尔、宁德时代、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而从股权结构看,思瑞浦无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知名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华芯创投。值得关注的是,思瑞浦还与华为是关联方,在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华为新设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入股思瑞浦,成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8%。思瑞浦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7539,目前仍是新三板挂牌状态。“这不影响它申请科创板上市。对于挂牌公司申报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复牌、终止挂牌等事项的办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对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样适用,可正常办理。这在2019年3月就开始推行。”从事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思瑞浦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91%和166.47%。2019年公司营收上升的主要原因为,自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先后进行了新系列转换器产品和新系列线性产品的开发,2019年该产品销售开始放量。2016年—2019年,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512.47万元、-888.94万元、7098.02万元,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73.46%,2019年就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增幅达898.48%。思瑞浦表示,净利润先降后升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在收入成本较上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分别增加1208.24万元和387.66万元,导致净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增长较大。思瑞浦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部分。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包括线性产品、转换器产品、接口产品)在公司近三年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9.81%、99.77%、97.92%;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占比分别为0.19%、0.23%、2.08%。思瑞浦表示,信号链模拟芯片产品销售均价在2019年度较2018年度有明显的上升,主要系产品结构变化所致。2019年度公司向通信市场销售的产品开始放量,且所销售的产品技术含量和集成度较高,导致成本较高,因此销售均价高于公司以往销售的其他型号。2019年,公司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2.97亿元,是上一年该产品收入的2.6倍。信号链模拟芯片的价格也同比提升了96%,从2018年0.28元/颗提升至2019年的0.56元/颗。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近六成细究思瑞浦2019年营收暴增近两倍的原因,除了前述思瑞浦所称“产品结构变化”,或与其2019年新增的第一大客户——“客户A”有关。2017-2019年,公司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73.50%,公司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57.13%。显然,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陡增是因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较高所致。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思瑞浦近三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7-2018年,思瑞浦的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分别上海三目宝、深圳中电、广州周立功、深圳沃莱特和上海蓝伯科,仅排名不同。而2019年前五大客户则新增了客户A和深圳中兴康讯。其中,未披露公司名称的客户A颇为神秘。客户A为思瑞浦关联方,2019年一跃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思瑞浦对其销售金额1.73亿元,在营收中占比高达57.13%。深圳中兴康讯亦为中兴公司关联公司,思瑞浦2019年对其销售金额1284.89万元,在营收中占比4.23%。对于客户A的身份,《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思瑞浦,其工作人员表示会转达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有公司人士联系本报记者。不过,思瑞浦工作人员日前曾对媒体表示:“客户A全称已申请豁免披露。公司与客户A之间的合作合理合规,不存在赊销做大营收。”根据招股书中对客户A的描述,该公司为本土的系统厂商,2016年开始,思瑞浦与其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2017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向客户A销售的产品已用于其终端产品中。思瑞浦强调,虽然公司对客户A的销售额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但公司对其他重要客户的销售额同样有所增长,故不存在严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再下一环招股书显示,思瑞浦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华芯创投,一支专门定位于半导体业的投资基金,投持股比例为24.74%,未超过30%,且根据公司目前的实际经营管理情况,公司重要决策均属于各方共同参与决策。住的注意的是,思瑞浦第六大股东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哈勃科技”),是华为全资子公司。2019年4月1日,思瑞浦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增发股份,增发部分由哈勃科技全部认购;5月15日,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确定哈勃科技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自成立以来,哈勃先后投资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山东天岳、专注晶圆级光芯片的鲲游光电、高速传输芯片设计公司新港海岸等。显然,哈勃的投资专注于华为供应链上下游国产替代的需求,而对思瑞浦的投资,也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多家券商在研报中将思瑞浦视为模拟芯片的国产替代标的,不过,其产品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思瑞浦在招股书中坦言,与国际模拟芯片企业相比,中国本土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在技术储备和产品种类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导致产品结构的多样性不足。在高精度运放、低噪声仪表放大器、高速接口芯片、高性能电源管理、高速ADC芯片等高端模拟芯片细分领域,国内模拟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在设计环境、设计工具、设计人才和设计经验等核心技术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在半导体核心器件国产替代加速以及下游终端应用爆发大背景下,相关企业将充分受益。虽然没有数字芯片那样大赚眼球,但模拟芯片应用场景广泛,5G、AIoT和自动驾驶等热门领域,均是模拟芯片未来的机遇。当前,华为等终端厂商正在推进核心器件国产化,模拟芯片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20年04月25日 11:58